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郭记小说 > 三国之暴君颜良

第一百三十一章 送份大礼给刘表

三国之暴君颜良 | 作者:陷阵都尉 | 更新时间:2019-10-09 04:43:2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欢迎来到BOSS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混混小子修仙记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三国之召唤猛将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全能运动员大宋将门逍遥小书生光明纪元
  对于颜良来说,杀从来都不是目的,杀只是手段而已。

  他绝非是一个嗜杀之人,但这一次他却不得不承认,这一次的疯狂杀戮,是何其之痛快。

  一路向前,长刀四面八方舞将开来,刀锋过处,那些惶恐的荆州军,就如同无力的麦子一般,肆意的被他收割着人头。

  十人、五十人、一百人……

  杀到眼眸充血的颜良,已记不清有多少人成了他的刀下之鬼。

  一万汹汹之士,长驱直入,无情将阻挡的敌人碾压在铁蹄与刀锋之下。

  颜良纵马如电,斩开一条血路,顷刻间已杀过吊桥。

  越过吊桥的一瞬间,大刀左右开弓,将吊桥的绳索斩断,怒发神威的他,如劈波斩浪一般,纵马直奔城门而去。

  “兄长,怎……怎么办?敌军就要杀进城来了。”

  蔡中颤声大叫,牙关都在颤栗。

  蔡瑁脸sè惨白如纸,看着城外汹汹而至的敌人,无奈的长叹一声:“大势已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快由南门去,赶在敌军杀进城前,南渡汉水退回襄阳。”

  “可是,樊城若失,襄阳便将暴露在颜良的兵锋之下,我们,我们……”

  蔡中已是语无伦次。

  蔡瑁皱着眉头道:“城池失了还可以再夺回来,我等乃主公左膀右臂,若是有所闪失,谁来为主公分忧解难。”

  蔡中听出来了,他这位兄长是在给弃城逃走寻找借口。

  眼见敌军已杀至城下。蔡中也知回天无力,心想着保命要紧,遂是连声附合。

  于是这蔡家兄弟二人,便抛下数万将士,望樊城南门逃去。

  此时,颜良和他的jīng锐之士,已是纵马舞刀。直抵樊城北门城下。

  拥挤在城门处的荆州军,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愚蠢,觉察到死神将至的他们幡然醒悟。不再争抢着入城,几万号人马轰然而散,夺路向着汉水逃去。

  颜良纵马横刀。踏着血路,当先杀进了樊城北门。

  城门处的一队荆州军士,尚不知大势已去,还打算强行关闭城门。

  颜良如风而至,大刀左右开弓,将十余名试图关闭城门的敌卒杀得肢离破碎。

  一万颜良军将士,便如虎狼一般,从北门一涌而入。

  此时的樊城早已乱成一锅粥,官吏士卒们望风而逃,一城百姓则紧闭门户。战战兢兢。

  颜良一面命文丑等将分兵夺取樊城诸门要害,一面率军由南门杀出,继续追击败溃的荆州军。

  樊城南门距汉水极近,岸边尚建有水寨,有大小战船数百余艘。

  几万败溃而至的士卒。争先恐后的夺船而上,意图乘船逃往汉水南岸的襄阳。

  若平rì里时,几百艘斗舰艨冲,足以装载下所有的士兵,但眼下慌乱之际,各人只顾逃命。船尚未满时,登船者就迫不及待的强行驶离岸边。

  不过时间,几百艘战船尽皆驶离水寨,而岸边尚有一两万的溃卒没有能够上船。

  此时,颜良率领着追兵杀至,一路碾压向前,挤在岸边的溃卒们互相推挤下,成百上千人被挤进了汉水中。

  颜良纵马杀进水寨,横冲直撞,肆意的杀戮,截止傍晚时分,近有万余荆州军被斩杀,鲜血流入汉水中,大半个江面竟为鲜血赤染。

  当残阳最后一抹余晖落尽时,这场残酷的杀戮方才结束。

  樊城之上,那一面浴血的“颜”字大旗,迎风飘扬,仿佛在向南岸的敌人耀武扬威。

  从樊城北门直至岸边水寨,遍地伏尸,血路绵延足有数里。

  水寨一线,除了五千多降卒之外,其余不及逃上船的荆州军,不是被斩杀,就是被滚滚的江水溺亡。

  漂行在汉水的战船上,那些侥幸逃得一命的士卒,心有余悸的看着对岸惨烈的景象,心中所剩下的,唯有对颜良无限的恐怖。

  夺取樊城的颜良,并没有松懈,一面下达止杀令,安抚樊城人心,一面分兵四出,攻取汉水北岸邓、安昌、蔡阳诸县。

  于此同时,颜良又命将所俘的近五千荆州士卒,连夜押解往新野,命留守的许攸等对这五千降卒进行整编。

  诸般命令下达后,已是夜sè已深。

  颜良本待休息一晚,其余明rì再说,却忽然想起,他手中还有张允这么一个俘虏。

  ######

  樊城县府。

  宽阔的县衙大堂中,左历两边点着八支巨大的火炬,映得堂中温暖明亮,与外面的夜寒恍若两个世界。

  巨大的案几上,两翼各支着一根粗如儿臂的烛火,红光映照下,颜良正将双腿搭在案上,斜靠着坐榻,品味着县衙中所藏的陈年美酒。

  左右周仓与胡车儿扶刀分列,堂前两排虎卫营的亲军肃然而立,森然严肃之状,却与颜良的漫不经心截然相反。

  那一线看似轻闲的脸庞间,那深邃的眼眸,却流转着一种不凡的光泽,锐如鹰隼的目光下,仿佛有种洞察一切的智慧。

  脚步声响起,张允被几名虎熊之士架了上来。

  左右两排亲军士卒,一双双怒睁的目光,齐刷刷的shè向张允,只把这位刘表的外甥看得是毛骨悚然。

  惊恐之下,胸骨断了几根的张允,只得捂着胸,低头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

  周仓见状,怒目一睁,厉声喝道:“大胆俘囚,见得我家将军,焉敢不跪。”

  被周仓这么一喝,张允浑身跟着一哆嗦。

  尽管心里畏惧,但张允却犹犹豫豫,并没有向颜良下跪。

  堂堂张允,荆州牧刘景升的外甥,出身大族的名流公子,却向一个寒微出身的武夫屈膝下跪,这若是传将出去,张允的名声何在,刘景升的名声何在。

  张允不愿受此“奇耻大辱”,却又不敢公然反驳,只好低着头默不做声,装起了哑巴。

  闲品美酒的颜良,自然知道张允心里在想什么,他当然也知道,张允是将向自己下跪,视为对他高贵身份的一种莫大耻辱。

  颜良嘴角掠过一丝冷笑,要知道,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看这种没什么本事,却又自诩出身高贵的家伙向自己低头。

  一口酒饮尽,颜良淡淡道:“不跪是吧,好啊,来人啊,把这厮拖出去喂狗。”

  令下,左右亲军汹汹而上。

  那张允却是吓得神sè瞬间惨白,那份对身份的自恃只维持了一瞬,接着便想也不想,腿一软,“扑嗵”一声便跪了下来。

  前番颜良也用同样的手段对待过袁谭,那位袁家大公子好歹在被一顿暴揍后,方才对颜良屈膝,而今这张允,只随口那么一吓唬,马上就吓得服软,相比之下,袁谭倒还有几分骨气。

  颜良冷笑一声,摆手示意亲军退下。

  “张允,如果本将没有记错的话,你家刘使君可是跟本将会面盟誓,结为了盟友,而今他却趁着西凉军入侵之际,趁机发兵攻打本将的城池,他这个盟友,还真是不够意思啊。”

  颜良语言戏谑,但语气中的寒意却愈浓。

  张允额间滚汗,讪讪道:“这个……那个……我家主公也是……也是一时为小人所惑,才做出了这糊涂的决定,将军大人有大量,还请……还请多多见谅。”

  “原来是这样。”

  颜良神sè渐渐缓和下来,却是笑道:“原来刘公是为jiān人所惑,这就难怪了,我还想呢,以刘公的为人,岂能做这等背信弃义之事。”

  听得此言,见得颜良的态度变得宽和起来,张允紧绷的心情渐渐松缓下来,还以为颜良当真不计前嫌。

  “倘若如此,那我岂不是有全身而退的希望?”

  张允的心情顿时大振,忙是笑呵呵道:“将军如此胸襟,当真让末将佩服之极。末将回到襄阳之后,定把将军的这番大量向主公转达,末将想主公必会幡然醒悟,与将军重修旧好,我们两军便可齐心协力,共抗外敌。”

  颜良暗笑,心想这厮还真是天真,以为自己是这么好糊弄的。

  心中讽刺,面上颜良却佯装高兴,“既是有劳张将军辛苦一趟,去襄阳向刘公转达本将的几句话,还有本将的一份礼物。”

  礼物?

  张允一下就对颜良的举动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我家主公背盟,发兵攻打了你颜良,你反败为胜,不计前嫌也就罢了,还要送礼物给我家主公,这跟你颜良的先前的风格,也太不一样了吧。

  张允心中狐疑,面上却讪讪笑道:“将军客气了,都是自家人,何需送什么礼物。”

  “要的要的,礼尚往来嘛,刘公对我这盟友这么够意思,我当然得回份小礼,聊表心意。”颜良很是执意。

  张允摸不透颜良心思,只好佯装一番客气后,问道:“不知将军打算送什么礼物,太贵重的话,我家主公可受之不起。”

  颜良嘴角露出一丝诡笑,“这件礼物一点都不贵重,而且就在张将军的身上。”

  “我的身上?”张允一头雾水。

  颜良手一指,缓缓道:“本将的这件礼物,就是张将军你的耳朵。”

  张允愣怔,一时不明白颜良什么意思,心想这礼物跟自己的耳朵有什么关系。

  便当他茫然时,颜良的脸sè却陡然冷峻起来,厉声道:“来人啊,给本将把张允的耳朵割下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三国之暴君颜良最新章节http://www.kanguoji.com/sanguozhibaojunyanli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天下第九大夏纪重生之大科学家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请搜索绝世唐门)通天神捕离天大圣发个微信去天庭过境小兵九天最毒纨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