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郭记小说 > 锦医卫

荆湖卷 559章 一箭双雕

锦医卫 | 作者:猫跳 | 更新时间:2019-09-11 17:31:2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完美人生大宋将门蛊真人大主宰一号红人盖世帝尊大盗贼白袍总管逍遥小书生全能运动员
  秦林让青黛、徐辛夷陪着朱尧媖玩一会儿,他换上便装,又取了一件东西,带了几名亲兵校尉径直去了东厂。

  接到通报的时候,冯保冯督公正在亲自审问石自然、徐鸿儒等白莲北宗要犯,听属下禀报北镇抚司秦将军来了,这位颐指气使的东厂督公立刻丢下手头的事情,忙不迭的迎了出去。

  到了冯保的地位,数人之下、万人之上,抓获朝廷要犯其实已算不得多大的勋,司礼监掌印兼东厂督公,他自己再也不可能往上升了,麾下东厂和锦衣卫争锋,主要目的是为了巩固势力范围,争权夺利。

  倒是他这些天吃秦林给的高钙片,也不知究竟是药效显著,还是心理作用居多,反正冯保腰不酸了腿不疼了,一口气就能爬上紫禁城背后的万岁山。

  冯保一边走一边扭头提肩舒活筋骨,脸上喜气洋洋:“秦将军立下大,真是咱们大明朝的一员福将!贵亲李院使卖的药丸,近来也在宫中行销,公公们吃了都说好,秦将军名利双收,令人羡慕啊!”秦林嘻嘻哈哈的和冯保寒暄几句,忽然就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道:“冯督公,兄弟有件东西想卖给你,不知你有没有兴趣?”“什么东西?”冯保竖起了吊梢眉,睁大了三角眼,立刻警惕起来。

  冯督公被秦林坑,可不止一次了,这警惕牲是扛扛的啊!

  秦林笑呵呵的扯了扯冯保:“干嘛呀,难道冯督公眼中,我秦林就是个骗子?”“没错。”冯保毫不客气的点点头,心说咱家这次可不上你的当。

  秦林坏笑着贴到冯保耳边,声音压得低低的:“如果是关于王皇后的呢,冯公公有没有兴趣?”,冯保那双三角眼一下子变得贼亮贼亮的,一把攥住秦林的胳膊:“来来来,秦将军有话慢慢说,这边人多嘴杂,咱们到密室详谈。”冯督公听到王皇后就立刻来了兴趣,难道他是王皇后的忠实粉丝?

  恰恰相反,王皇后作为六宫之主在宫内抓权,必然和大内总管冯保产生冲突,现在只要是和王皇后有关的事情,冯保都很感兴趣。

  冯保满脸堆笑,极其热情的把秦林引到东厂衙门深处的密室,命人奉上香茶之后,又亲自关上门。

  如果是别人面前,冯督公那是要多深沉有多深沉,但他晓得和秦林玩心眼没用,就不用掩饰那种急不可待的心情:“秦将军,到底是什么东西?拿出来给咱家看看嘛。”秦林不慌不忙的从怀中取出一件物事,托在掌心之中。

  那是一方闲章,温润的玉石雕琢玲珑,侧面的浮雕凤凰栩栩如生,一看就知道是宫禁之物。

  秦林解释道:“这是王皇后的闲章,本官是在石佛口白莲北宗总坛找到它的。”当日秦林在东厂密室,指着孙怀仁的白骨审问孙晓仁,以他的妻儿性命为质,彻底攻破了对方的心理防线。

  蓟州周老憨、狗蛋祖孙丧命一案,本州锦衣百户陈宦璋牵涉其中,他交待曾见过闻香门的人拿着王皇后的一方闲章,借中宫势力为保护伞。

  秦林就此事详细询问了孙晓仁,这方闲章果然是他从宫中盗走交给白莲北宗,以便化名闻香门主王森,实际上是白莲北宗教主的石自然冒充王皇后妾兄,从而愚弄地方官府,发展己方势力。

  秦林从孙晓仁口中得知详情,对冯保这边就留了个心眼,叫孙晓仁接受东厂审讯时,不要把闲章的事情告诉冯保。

  孙晓仁招供是被秦林降服的,秦林让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所以冯保竟一直被瞒在鼓里。

  石佛口剿灭白莲北宗一役结束后,东厂徐爵和陈应凤也防着秦林一手,率大内高手和秦林麾下的锦衣校尉一起搜查白莲北宗的老巢,可惜他俩事先没有得到信息,哪儿有秦林这么强的针对性?

  最终,王皇后的闲章还是落在了秦林手中。

  本来秦林准备用这方闲章搞点花样,或者直接用来威胁王皇后,或者把闲章加上闻香门利用皇后闲章挟制地方官员的证供,一起私下送还给她,以此来示好总之,东西捏在自己手上,主动权就在我这边,到底怎么做就得看咱们秦长官的心情了。

  哪晓得王皇后不识抬举,居然在命妇入宫朝贺的典礼上嘲笑青黛,是可忍孰不可忍,秦林冲冠一怒,立马决定把这玩意儿卖给冯保。

  毕竟秦林是武职外官,亲自去对付王皇后有点无从着力,而冯保就不同了,他是司礼监秉笔、东厂督公,正儿八经的大内总管,借他之手来对付王皇后,事半倍啊!

  那可不,冯保正在内宫与王皇后争权夺利,一听秦林说就知道这方闲章有戏,伸手就要从秦林手中取过。

  “且慢!”秦林脸一扳,五指往内一曲,握着闲章的手就缩回了袖子里面。

  这玩意儿用来对付王皇后那是再好不过了,秦林费了老大大才弄到手,就白白送给冯保?嘿嘿,要这么简单啊,秦林一开始直接让孙晓仁对东厂彻底坦白就行了,何必绕这个弯子?

  就算是王皇后的愚蠢行为,使得秦林必须借此施加报复,但对冯保来说,不付出点代价也是不行的。

  冯保一怔,知道秦林这是要敲竹权了,他位居内廷第一人,也不是个简单人物,立刻明白了其中关窍。

  “秦将军啊,咱家知道你为什么要把这方闲章送来。”冯保端起茶碗喝了口水,借此作为掩饰,然后皮笑肉不笑的道:“尊夫人入宫朝贺,在皇后娘娘那儿受了点委屈,哼哼,秦将军还真是‘以德报怨’哪!”

  冯保神情不无揶揄,所谓以德报怨,根本是睚眦必报才对吧!“不错,就是因为这件事,所以兄弟才来找冯公公的。”秦林微微一笑,在冯保这种聪明人面前并不否认自己的动机,然后话锋一转:“但是,这方闲章在公公您手里头,比在兄弟我手头,要‘有用’得多吧?”

  秦林重重点出“有用”两个字,坏笑着瞅瞅冯保,意味深长。

  确实如此,秦林想报复王皇后,同时冯保也是最想得到这方闲章的人!

  对秦林来说,不把闲章给冯保,自己也能借此整到王皇后,只是效果差一些;对冯保来说,秦林出不出气有什么关系?关键是他自己要借这方印章做些手脚,从而巩固宫中的权位!

  所以,秦林可以不给,但冯保见到闲章,便如苍蝇见血、饿狗抢屎,一定要弄到手。

  “罢罢罢。”冯保苦笑着连连摇头:“秦将军,咱家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要敲竹扛就随便你吧!只是如今时过境迁,有这闲章也扳不倒王皇后,最多叫她狠狠吃个大亏而已,所以老兄的竹扛,还是别敲太狠了。”

  冯保说的是实话,孙晓仁妄图劫持王皇后的举动,反而替她洗清了勾结白莲教的嫌疑,加上白莲北宗披了闻香门的皮,在京师造谣惑众,有不少达官显贵都被其愚弄,李太后、万历、张居正决定对所有被欺骗的显贵,一律既往不咎,就更不可能单凭闲章就直接扳倒王皇后了。

  可冯保能从中搞事,从而获取在权力斗争中的优势,又岂是一星半点?

  秦林笑着拍了拍冯保的肩膀:“冯督公,兄弟相信你兴风作浪的本事,似乎不必太过谦虚吧?说什么敲竹扛,兄弟像那种人吗?这样吧,十万两银子,咱们这是友情价。”

  十万两银子?冯保嘴巴张得老大,心说你这还不是敲竹扛,你这是狮子大开口啊!

  冯保贪财,身价不下百万,但生性吝啬,要他拿十万银子出来,比杀了他还难。

  登时督公大人的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

  “这样都不行啊?”秦林非常苦恼的摸了摸鼻子:“那算了吧,我再想想,对了,你们东厂的霍重楼霍老哥和我不错,他在杭州也捞够了,能不能调到京师,在贵衙门做个什么掌刑千户啊理刑百户的?”

  冯保一听,好嘛,这个要求倒是不用挖自己腰包,可是在挖自己墙角了。

  东厂的掌刑千户是徐爵,理刑百户是陈应凤,两位都是他的铁杆心腹,随便哪个腾位置给霍重楼,都是挖他冯督公的墙角啊!

  霍重楼和秦林交好,冯保也是知道的,想想自己能拿出来交换的底线,就迟疑道:“掌刑千户、理刑百户是绝对不可能的,最多给个子科管事,如果秦将军一意孤行,那咱家就只好敬谢不敏了。”

  秦林哈哈大笑:“成交!”

  一方温润细腻的玉雕闲章,塞进了冯保手心,秦林潇洒的作个揖,施施然走出了东厂。娘的,赚到了!

  利用冯保对付王皇后,顺带还收个东厂高手做手下,这买卖划算!可怜的霍重楼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督公出卖,这么一来,他脑门上都打着秦林的标记,这辈子算是卖给秦林啦!
锦医卫最新章节http://www.kanguoji.com/jinyiwe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明天下沧元图三国之暴君颜良从零开始天道罚恶令诸天剧透群重生之征战岁月宁小闲御神录开天录三寸人间